欢迎访问中国村世界!

热线电话

首页 > 我看乡村 > 村美事

我们的美丽乡村曲艺团

时间:2021-11-14       作者:中国村世界网(采编 红山)
分享到:

想不到,她就是大地之花曲艺团团长。大地之花,北京怀柔一个本地颇有知名度的艺术团。

61岁的高秀伶,一笑满脸皱纹,厚厚的BB霜,遮不住那一脸岁月风霜。长发高挽,红色长款毛衣,高筒靴,时尚的装扮,依旧挡不住那一身的乡土。她本就是一个农妇,怀柔镇王化村村民,养牛种菜,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。

不知何时她成了一个曲艺团团长,还不仅仅是一位团长。

——1——

 

初见高秀伶,她正在指挥装台。下午2点,大地之花曲艺团将在李两河村演出。拉起一个横幅就是幕布,铺上一块红毯就是舞台。一辆小面拉着演出的全部家当。演员们一边搭台调音,一边打诨说笑。实在看不出,这样一帮人能献出怎样的一台节目。村民陆续从家中走来,树荫下、墙根下,小板凳,三五成群,很快便聚百十多人。喇叭高响,鸣锣开场。高秀伶亲自主持,依旧笑容满面,一脸皱纹,却气场十足。不拿稿不背词儿,张口就来,要高度有高度,要接地气就有多接地气,轻驾就熟。霎那间觉得她光芒四射。

而那些看似土里土气、最普通不过的演员们,此刻都戏精上身,变了一个人。京东大鼓说得那叫一个有韵味,二人转演得那叫一个活分,村姑村嫂们把《民法典快板》说得那叫一个专业。再加上京剧《沙家浜》、二人转《双回门儿》、评剧《包公断案》......那叫一个精彩。

他们唱的演的都是生活中的理儿、身边的人和事儿:被短信诈骗了的二大妈、拆迁钉子户马大爷、帮助孤寡的郝大嫂、拒不收礼的村主任……原汁原味。演的人真情,看的人入戏。演员连连返场,掌声叫好声不断。没有殿堂舞台,没有灯光霓虹,只有烈日炎炎,只有满脸汗涔涔。他们在幕布后、小面车旁快速换装更衣,急忙拾起杯子喝一口水,又快速登场。

高秀伶是主持人,也是场务总监,台上台下忙碌着。抽空又为我一一介绍:你看跳舞的那个小胖子,我们村的,多灵活呀,这舞蹈就是她编的;说相声的那位是个出租司机,上午出去拉活,下午赶来演出;那个说快板的,腿有残疾,自从来我们团,精气神都变了;说京东大鼓的妹妹,以前在人前都不敢张嘴说话;这唱评剧的是小俩口,是我们的台柱子……

——2——

 

一个养牛种菜大嫂怎么就成了曲艺团团长?

高秀伶家曾经是村里的种养大户,承包了7亩地,建了5个蔬菜大棚,养了14头牛。经年累月的劳累让她患了严重的腰间盘突出,不得不停工休息。从小爱好文艺的她报名参加了县文化馆写作培训班,没想到,竟是她人生转折的开始。那年她48岁。

临近毕业,正值农村班子换届选举,听说有人花了100万贿选,结果弄得妻离子散进了监狱。高秀伶有感而发,创作了小品《选举结果》。老师同学们大为称赞,随后排成小品,参加文化馆下乡演出,颇受好评。从此高秀伶创作热情一发不可收。联合几个同学,拉上本村几个文艺骨干,玩起了自编自演,自娱自乐。一日,她突发奇想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为什么不成立个艺术团呢?

这想法太让人震惊。她却说干就干,用多年养牛种菜的积蓄,招兵买马,成立怀柔区第一个个人出资组建的艺术团,起名大地之花。她的团长她的团。团员70%是附近的农民和打工者,平日种地打工养家糊口,业余时间排练节目,参加公益演出。 高秀伶觉得,大地之花,只有根植大地,才能开得绚烂,开得长久。根植大地,就要用身边人演身边事儿,寓教于乐。

2008年起,怀柔的乡乡村村、街道社区,就开始流动着一朵大地之花。13年,演出上千场。


——3——

 

说起创作,我一直疑惑、却憋着不好意思问、又不得不问:一个初中文化农家妇女,怎么写得了剧本?

镇里组织写读后感比赛,我把那些大学生们都比下去了,你信么?不是我水平高,是我更用心,用心联系身边发生的事,真情写作,而他们只想到网上粘贴。

凡事就怕用心。为了提高创作水平,高秀伶先后到文化馆专业学习4年。翻阅过大量曲艺作品,从模仿开始练习,一写就是半夜。去年民法典还没正式实施,我在法制办领导桌子上看到了这本书,马上借回去看,当晚就创作了《民法典宣传快板》,写完已经是凌晨3点。”“生活就是一台戏,作品就是提炼生活。我们的节目没有高大上,就是接地气儿,但是特受欢迎。高秀伶自豪。

高秀伶的创作,也点燃了其他成员的创作热情,培养了一批创作主力,他们一起研讨,自编自演,人人都是多面手。如今他们创作的文案作品至少上百篇,有20多篇获得了国家和市级奖励。她送给我一本书,《大地之花曲艺团作品集》。再次刷新我的认知,他们竟然还出了书?!

 

——4——

说起这些年的不易,高秀伶几度哽咽。

最难的是资金。当初为筹集资金,也为给曲艺团腾出排练场地,她不得不把14头牛贱卖。她说,看牛被拉走的那一刻,眼泪就止不住了……

她总觉得对不住她的团员们。每场演出每人才60元,一个小工也得200元啊,可是没办法。一场文化星火工程演出总共才2500元,除了人吃马喂,根本就剩不下。如今多家团体竞争激烈,而蛋糕就那么大。今年星火工程演出,好几家分到了21场,大地之花只有16场。处处要强的高秀伶觉得不甘、不解、自责。都是我这个团长没当好,委屈了团员们……”她有些哽咽,随即甩甩头,嗐,不说这些了 

快慰的是,团员们认可她、支持她,认同文化志愿、公益演出,没有人计较得失,这是她最大动力。刘志新是团里的台柱子,在团5年了,好几家团体要挖他都挖不走,他说,就愿意跟高姐干,她有正能量。

一说起团员,高秀伶的脸立刻灿烂起来。声音洪亮,笑声朗朗,仿佛有一种磁力,让人靠近、凝聚。又仿佛有一种能量,让人积极向上,心情舒畅。

在她的带动下,她的家庭成了文艺之家。儿媳妇成了葫芦丝吹奏老师,九岁的小孙女钢琴已经7级,老伴儿从养牛专业户成了音响师,姐姐姐夫也说起快板和评书。村民们打牌赌博传闲话的少了,吹拉弹唱的人多了。本地的文艺爱好者也向大地之花奔来。13年来,从这里走出了若干个职业主持人、朗诵者、表演者,有的成了本地名角。

这些年,高秀伶是编剧,也是演员;是团长,也是农民。她最大的收获就是快乐。创作快乐,演出快乐,自己快乐,也给别人带来快乐,她图的就是这个。

我问您还准备干多少年?

一直到干不动为止,就当文化养老了!高秀伶笑了起来,61岁的她神采奕奕,一身豪迈。万里归来颜愈少,笑时犹带岭梅香。

灯光下,我翻开一本书,《大地之花曲艺团作品集》,一口气把它读完,一个个鲜活的形象跳跃出来,锣鼓喧天,一片叫好声。

 




我要评论